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
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《工具和石头》。

确实在野脸色突变的瞬间我扑倒了,而且动作相当标准,重重的将三个女孩压在了身下,然后,我原本预计的枪声却迟迟没有响起,艳丽的血花也没有溅起,倒是挺让我纳闷。

我手握工兵铲第一个冲了过去,大嘴跟在后面,其实甬道并不长,也就半个时的时间,隐隐约约就感觉到前面的空间开阔了不少,并且伴有哗哗的流水声。看来我估算的还不错,冥宫的地下确实有暗河,只是不知道这暗河宽不宽。

果然,村民再次举起手中的工具和石头,大声怪吼起来。

大嘴的动作很快,眨眼间就消失在了我们头上空,只是古弈有力不从心,抓着绳子的手有发抖,好在上面有大嘴接应,很快也是半个身子探入了洞中。

“在这呢,一共七个洞,有点像北斗七星,不知道老崔这么看。”小野忙不迭的用手指了指身后那尊石像,在石像曲着的那条腿上离地五六米的位置能看到七个黑色洞口,大小和我看到的那些差不多。

“晚了,今天你不从也的从”我一把将古弈瘦的身体扛在了肩上,向远处的树林走去,反正现在也闲得慌,那就调戏一下古弈吧。我三步并作两步,不多时便消失在了其他人的视线里。

接下来,大嘴开始给我包扎伤口,也不知道浪费了多少布条,总之,完事之后,我伸手一摸才发现自己快成木乃伊了,一时心情悲凉到底,真心怀念古弈那双灵巧的小手了。

“先吃饱喝足了再说,管他娘人川河还是鬼川河呢。”我也顺手抓起两盒罐头,扔给小野一盒,又从大嘴的内衣里面翻出一整瓶就,也顾不上那些骚*味了马上拧开盖子就猛灌了起来。

这倒让我想起了早些年盛行于东南亚一带的驱鬼术和降头术,据说,当然我也没有亲眼见过,他们可以利用某些特制的药物和符咒让死人重新站起来,干些力所能及的事情,最为邪门的就是养鬼,然后重金或租或卖给那些生意人,即可生意兴隆,又可用来防身,当然论起这些歪门邪道的祖宗,根源还在中国,祸头就是那些妖道。

“你敢,快肖晖抱回去,再不救醒她会很危险的”古弈狠狠的瞪了我一眼,带领着其他三人向肖婷家走去。

果然,坂田在听到大嘴的骂骂咧咧声后,塌下的哪只脚马上收了一下,随即一个急转身,冲着野喊了几句,可惜他娘的全是日语,我愣是没听懂一个字。

“简直就是……找死。”大嘴心疼的低吼一声,手中的工兵铲已经对着那只手落了下去。

就在我眼睛死死的盯着古弈生怕看不够的时候,老余头腆着脸蹲在了我身边,我以为他能说几句安慰的话,或者说点中听有用也好,不料老家伙吞吞吐吐的看着我和大嘴说道:“二位爷,这话万万说不得啊,凡是要有始有终,既然入了这个行,按理说就的拜祖师爷,眼下祖师爷不在,但也要有行规,两位想金盆洗手,那最起码也的找个青天白日的地方,这……这……”

“傻丫头。”我对肖晖苦笑着道,能放下的今天也该放下了,我更不想情债磊磊的。

“都听好了,接下来谁都不要抬头往上看,否则,别怪我好话没有在人前啊。”几分钟后,老余头声嘶力竭的传下话来。

人奴皮?老余头这么一提醒,众人都好像意识到了什么,个个表情阴暗起来,如果眼睛能杀人,估计古瑶已经死的透透的了。

……

刚刚做完这一切,已经是轰隆声不断,尽管有这么多东西死死的抵着石门,但仍然被撞开了一条细缝,透过缝隙还能看到黑暗中泛着红光的眼睛,不甘心的上跳下窜着。

我儿长寿,如果你能活着,一定不要走你爹走过的路,那是一条死路。”牛皮纸上歪歪扭扭的斜着几行字,墨迹已经褪色,但还是被我一口气读了出来。

“你是m?”我大胆的猜测道。

虽说这些年我没少和死人死尸打交道,早就对死人免疫了,但这么近的距离还是把我吓的不轻,我第一感觉就是见鬼了,脑子里一片白光,而且我的脸还在缓缓的贴近那张脸,不敢想象如果我挣脱不出来,后果会怎么样。

“好的很,怕是某些人要遭殃了。”

“我是一都没问题,就怕你们吃不消,爬山可是体力活啊,别看你们长大五大山粗的,但论起爬山还不一定比的过我。”夏玲头前引路,声音婉转话带揶揄的道。

(未完待续。。)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《工具和石头》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+

异世之古武修魔

帅气羽

春秋武神传

标枪羊肉串

恶少总裁之娇妻太抢手

柠檬LT

畏异

西瓜味盐汽

和熹传

蓝箭侠

罪怨之第三支药剂

斯莫龙